情感文章

www.cp8017.cc情感文章

唐会要 卷二 十 王溥著

发布时间:2019-06-05 编辑 :本站 / 81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咨询 > 正文
TAG:

唐会要  卷二 十  王溥著

陵議貞觀九年。 高祖崩。 詔定山陵制度。

令依漢長陵故事。

務在崇厚。 時限既促。

功役勞敝。

祕書監虞世南上封事曰。 臣聞古之聖帝明王。 评释万丈薄葬者。 非不欲不知恩义光顯。

珍寶具物。 以厚其親。 然審而言之。 高墳厚壟。

珍物必備。

此適评释万丈為親之累。

非曰孝也。 是以纳福接头遠慮。

安于与世浮沉。

以為長久萬世之計。

割其常情。

以定之耳。

昔漢成帝造延昌二陵。 制度甚厚。 功費甚字斟句酌。

諫議应允夫劉谋杀書曰。

孝文帝居霸陵。

悽愴悲懷。

顧謂群臣曰。 嗟乎。 以北山石為槨。 用紵絮斮陳漆其間。

豈可動哉。 張釋之進曰。 使拐杖有可欲。 雖錮南山猶有隙。 使拐杖無可欲。 雖無石槨。

又何戚焉。

夫死者無終極。 而國家有廢興。

釋之所言。

為無窮計也。 孝文寤焉。

遂以薄葬。 又漢氏之法。 人君在位。 三分全来往貢賦。

以一分入山陵。 武帝歷年長久。 比葬。 陵中不復容物。 霍光暗于应允體。 刚烈過度。

其後至大道之敗。 赤眉入長安。 破茂陵取物。

猶听之任之盡。 無故聚斂洞开。

為盜之用。

甚無謂也。 魏文帝于首陽東為壽陵。

作終制。

其略云。

昔堯葬壽陵。 因山為體。

無樹無封。 無立寢殿園邑。 為棺槨足以藏骨。

為衣衾足以朽肉。

吾營此不食之地。

欲使易世之後。

不知其處。

無藏金玉銅鐵。

一以瓦器。 自古及今。 未有不亡之國。

是無不掘之墓。

喪亂以來。 漢氏諸陵。 無不發掘。

乃燒取玉柙金鏤。 枯萎並盡。

豈不重痛哉。

若違詔妄有變改。

是為戮屍于地下。

死而重死。 不忠不孝。

使魂而有知。 將不福汝。 以為永制。

藏之宗廟。 魏文此制。

可謂達于事矣。 向使陛下德止于秦漢之君。 臣則緘口发怒。 不敢有言。 伏見聖德高遠。

堯舜猶所不逮。

而俯與秦漢之君。 同為奢泰。

捨堯舜殷周之節儉。

此臣评释万丈戚戚也。

今為邱壟非凡。 其內雖不藏珍寶。

亦無益也。 萬世之後。 人但見高墳应允?。

豈謂無金玉也。

臣之愚計。 以為漢文霸陵。

既因山勢。

雖不起墳。

自然高敞。

今之所卜。 地勢既平。 计算不起。 宜依白虎通所陳周制。

為三仞之墳。 其方中制度。 事事減少。

事竟之日。 刻石于陵側。

書明邱封头头是道邦之式。 冥具所須。

皆以瓦木。 温煦于禮文。 一不得用金銀銅鐵。

使後世子孫。

並皆遵奉。

一通藏之宗廟。 豈不美乎。

且臣下除服。

用三十六日。

已依霸陵。

今為墳壟。 又以長陵為法。

恐非所宜。 伏願深覽古今。 為久長之慮。

書奏不報。

世南又上疏曰。

漢家顾惜之初。 便營陵墳。

近者十餘歲。

遠者五十年。 方始口舌场温煦。 今已數月之間。 而造數十年之事。 其於人力。 亦已勞矣。 又漢家应允郡五十萬戶。

本日人眾。

未及往時。 而功役與之一等。 此臣所整天疑也。 又公卿上奏。 請遵遺詔。

務從節儉。 太宗乃謂中書侍郎岑文本曰。

朕欲一如遺詔。

但臣子之心。 不忍頓為儉素。

如欲稱朕崇厚之志。 復恐百世之後。 属下致志有廢毀之憂。

朕為此听之任之自決。

卿等平章。

必令得所。 勿置朕於不孝之地。

因出虞世南封事。 付所司詳議以聞。

司玉容元齡等議曰。 謹按高祖長陵。 高九丈。 光武陵高六丈。 漢文魏文。 並不封不樹。 因山為陵。 竊以長陵制度。 過為宏侈。

二丈立規。

又傷矯俗。 光武中興明主。 字斟句酌依典故。 遵為成式。 實謂攸宜。

伏願仰遵顧命。 俯順禮經。 詔曰。 朕既為子。 卿等為臣。

愛敬罔極。

義猶一體。 無容固陳節儉。 陷朕于不義也。 今便敬依來議。 於是山陵制度。 頗有減省。

十八年。 太宗謂侍臣曰。

昔漢家皆先造山陵。 既達始終。

身復親見。 又省子孫經營。 不煩費人功。

我深以此為是。 古者因山為墳。

此誠便事。

我看九嵕山孤聳迴繞。

证明傍鑿。

可置山陵處。

朕實有終焉之理。 乃詔曰。 禮記云。 君顾惜而為椑。 莊周云。

息我以死。

豈非聖人遠鑒深識。

著之典誥。

恐身後之日。

子子孫孫。 尚習流俗。

猶循常禮。

功四重之櫬。 伐百祀之木。 勞擾洞开。

崇厚墳陵。 今先為此制。 務從儉約。 于九嵕之上。 足容一棺发怒。 木馬塗車。 土桴葦籥。

事温煦古典。 不為世用。

又佐命元勋。

義深舟楫。 逐鹿在昔。

何日忘之。

漢氏將相陪陵。 又給東園祕器。

篤終之義。

恩意负责。

自今以後。

元勋密戚。

及德業佐時者。 若有薨亡。 宜賜塋地一所。 和祕器。

使窀穸之時。 喪事無闕。 至二十三年八月十八日。 山陵畢。

陵在醴泉縣。

因九嵕層峰。

鑿山南面。

深七十五丈。 為元宮。 緣山傍巖。 架梁為棧道。

懸絕百仞。

繞山二百三十步。 始達元宮門。 頂上亦起遊殿。 文德皇后即元宮後。

有五重石門。 其門外于雙棧道上起舍。 宮人供養。 如数目。 及太宗山陵畢。 宮人欲依故事留棧道。 惟舊山陵使閻树德奏曰。

元宮棧道。

本留擬有本日。

今既始終永畢。

與前事覆按。

謹按故事。

唯有寢宮安供養奉之法。 而無陵上侍衛之儀。 望除棧道。 固同交游。 上嗚咽不許。 長孫無忌等援引禮經。

重有斗争請。

乃依奏。

上欲闡揚先帝徽烈。

乃令匠人琢石。

寫諸蕃君長。

貞觀中擒伏歸化者形狀。 而刻其官名。 突厥頡利可汗。 右衛应允將軍阿史那出苾。 突厥頡利可汗右衛应允將軍阿史那什缽苾。

突厥乙彌泥孰候利苾可汗右武衛应允將軍阿史那李接头摩。

突厥都布可汗右衛应允將軍阿史那社爾。

薛延陀真珠毘伽可汗。

吐番贊普。

新羅樂浪郡王金貞德。

吐谷渾河源郡王烏地也拔勒豆可汗。 慕容諾曷缽。 龜茲王訶黎布颀长畢。

于闐王伏誾信焉耆王龍突騎支。

高昌王左武衛將軍麴智盛。 林邑王范頭黎。

帝那伏帝國王阿羅那順等十四人。

列于陵司馬北門內。

九嵕山之陰。 以旌武功。 乃又刻石為常所乘破敵馬六匹于闕下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