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www.cp8017.cc情感文章

最美的岁月静好,是陪你慢慢变老

发布时间:2019-07-08 编辑 :本站 / 12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咨询 > 正文
TAG:

最美的岁月静好,是陪你慢慢变老

  我是一个淡定的人,淡定到什么程度,淡定到被人解雇了却并不急着找新工作,反而还有心思静下心来看岁月慢慢悠悠地天荒地老。

如果杨绛先生在天之灵还没有走远的话,我希望她老人家不要怪我,不要怪我这个离经叛道的臭小子就那样投机取巧地把她九十多岁时呕心沥血才完成的杰作《我们仨》囫囵吞枣了——听书。   如果我还有一点点的领悟力的话,通过这本书杨绛先生向我们传达是这个世上最普通最普遍却又是人人都离不开的家,家庭生活的幸福美满是世间最温存的摇篮。

书中杨绛先生回忆了她与丈夫钱钟书的相识相恋相守,回忆了那个上天赐给他们的宝贝女儿钱媛的生活的成长故事。 人说老人最容易怀旧,最容易为生活中琐屑泪流满面,我想是真的,因为连我这个粗心大意的中年人听到那些娓娓道来的生活琐屑也偷偷抹泪。

我一想觉的只有懦弱的男人才会喜欢伤感,才会那么敏感,听过杨绛先生的故事才幡然醒悟——无情未必真豪杰。   杨绛先生的此书首先改变的是我对散文这种文体的认识。

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分不清楚什么是散文,于是我去咨询度娘,结果它给我的答复是除诗歌、小说、词赋、戏曲等题材意外的一种文体。

但是这种回答相当于没回答,我还是不清楚,我回想自己读过的余秋雨的《文化苦旅》,读过贾平凹等作品,以及以前那些为应付考试而读过的阅读理解中的散文,一时觉得,散文不过是文人墨客的顾影自怜,是名人的茶余饭后的细枝末节,是所谓的大家公开化了的私生活,是不值一提的摆姿骚首,是无聊透顶,是靡靡之音。 可是听过那些杨绛先生用余下生命的最后爆发力写出的字字锱铢的灵魂赞歌,桀骜不顺如我,也只能心悦诚服。

  最让我动容,最让牵肠挂肚的是杨绛先生那些对家庭,对丈夫,对女儿爱的文字,没有浓彩重沫,没有诗情画意,就用平淡却满含深情的叙述道尽了这个三口之家的浓浓的爱。

我不禁想到了我的家,不是那个三十男人自己独立门户的家,而是那个身我养我的父母的家。 虽然父母健在,还有哥哥姐姐,但我从小却有着  一种孤苦无依的感觉,那种明明都是骨肉亲情却总是没有共同言语的烦恼伴随了我整个童年,伴随了我整个的读书生涯。 那时候的我,一心思只想着读书,因为我通过读书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我那个刚刚够温饱的家庭的命运,只是中途,我好像是中了邪似得,为了读书而读书,差点把自己的命都搭了进去,最严重的是:我变成了这个世上最难以靠近的人了。

  杨绛先生在描写与钱钟书的爱情,几乎就是轻描淡写就让感受到他们之间的相濡以沫、心心相惜、心有灵犀,却是我这辈子最羡慕的爱情。

中国的社会长期浸淫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思潮中,前所未有的重商主义让物欲横流成了理所当然。 不过,还有我这种柏拉图似得理想主义者,总以为自己可以力挽狂澜兼济天下,其实自己才是那不值得一题的可怜虫。 可是我虽卑微,却依然有藐视权贵,追求自己的爱情的自由。

在现代社会看来,一生只爱一个人,似乎是中世纪清教徒的信仰与追求,我这种希望第一次牵手的人就是陪自己终老的最后牵手的人,在很多人眼里不过是无谓的禁欲主义者吧,但是他一定不会明白,世上最美的岁月静好就是陪你慢慢变老。 而且再想想,如果第一次牵手的人恰好是你最后牵手的那个人二又不是出于对生命的绝望,上辈子得积多少得,在佛前许下多少宏愿,又是多么幸运的呀?  其实,通过本书《我们仨》是看不出来杨绛先生与钱钟书先生是不是今生彼此的最爱,但是我已经顾不上计较这些了,因为我灵魂深处的爱情信仰此时此刻呼之欲出,它跃跃欲试地要让这个连爱情都没有就可以有性爱的物欲横流的社会黯然失色。   想想我卑微的华灯初上,在我向命运的桎梏发起挑战的那一刻,要是你在该多好,因为你会看到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农家少年为了你们共同的未来放手一搏了。

  想想我费尽心事却最终功亏一篑的那一刻,美丽姑娘,你要是在该多好,无需你挂帅上阵,只要一个会意的眼神,一句轻轻的问候,你变能赋予我无限的法力,让世界旧貌换新颜不敢,但为你奏一曲高山流水,为你换一种心态却是绰绰有余。   再想想我披荆斩棘最终功成名就的时候,你要是在该多好,因为那一世的千秋伟业都不过是为了和你共赴一场不见不散的约会罢了。

也许,有了你,我便已经算功成名就了吧,不过,你会拒绝那深深打动你的锦上添花吗?  杨绛先生在天之灵可能会怪我自作多情了,因为很多东西其实并不是她本人的原意,我在这里自作主张的“画蛇添足”会不会气得她老人家降下灾祸惩罚我,我心里是一点主意都没有,我只能以我十二万分的诚心祷告,“千万不要跟我计较,竖子,不足与谋”。   我的那个她,你听到了吗,我要跟你表白了:最美的岁月静好,是陪你慢慢变老。   可敢与我携手,只有死别,绝不生离!    若干年后,一个中年人搀扶着一位白发苍苍而老态龙钟的我在夕阳下夜游街头,偶尔传来的“爸爸,爸爸”的叫声那么得悦耳动听,而你就是那个没完没了地追在后面叫喊着“老头子,老头子”的老太婆。   世上最美的岁月静好,是陪你慢慢变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