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www.cp8017.cc情感文章

端午夺孙血案 前公公捅杀儿媳后, 遭亲家夺匕首刺中死亡

发布时间:2019-07-10 编辑 :本站 / 84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咨询 > 正文
TAG:

端午夺孙血案 前公公捅杀儿媳后, 遭亲家夺匕首刺中死亡

  端午夺孙血案:前公公捅杀儿媳后,遭亲家夺匕首刺中死亡  29岁的陕西武功县女子高晓凤(化名)死了。

目击者告诉警察,杀人者是她的前公公、53岁的史达明(化名)。

闻讯赶来的高晓凤的父亲高联省夺下匕首,又刺中了史达明。   这起惨剧造成两人死亡,高联省被警方刑拘。 面对这样的结局,两家人都无法面对。

  多名知情者告诉上游记者,这场惨剧背后的主要起因源自一场争夺——孙子的抚养权。   意外:丈夫因公死亡  6月7日,陕西武功县贞元镇的村民正在晾晒刚收割完的麦子,阳光下,进村的道路变成金黄色,从村口一直延伸至村中的高家。

  高晓凤的亲属回忆,事发那天,高晓凤和家人原计划前往再婚丈夫的亲戚家串门。   当天上午8时11分,高晓凤拨通了人生中最后一则电话。 电话是打给了她的一个姨母。

  “她问我能让她妈和她儿到我家待一会儿不,我说,没事,你来。 ”高晓凤姨母回忆说,他们去的是再婚丈夫的亲戚家,或许带着孩子不方便。   高晓凤有两个儿子,均是与前夫所生,前夫姓史。 2018年4月12日,高晓凤的前夫因公牺牲。

事发时,高晓凤还怀着小儿子,大儿子刚满1岁。 这场意外让高晓凤与史家人痛不欲生。   高家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高晓凤与其前夫是同学,二人恋爱多年后结婚。

高家与史家都住在武功县,两家相距约6公里。

在村民看来,二人的婚姻门当户对。

  当地对高晓凤的前夫评价很高:有能力,工作没多久便当上了施工组的负责人,而且出了名的疼爱媳妇,孝顺父母。   高家和史家人均告诉上游新闻记者,此事发生前,两家人相处和睦,没有矛盾。   高晓凤前夫死后,高晓凤生下一名男孩。

前夫单位一次性赔偿72万余元,并承诺每月各支付两个孩子3978元的抚养费。

同时,高晓凤的公婆获得人文关怀金31万元,高晓凤获得5万元。

  史家人一名亲戚说,儿子死后,史达明夫妻俩帮忙照看两个孙子,视高晓凤更胜亲人,甚至为她不惜得罪亲属,“她给史家生了两个特别可爱的男娃,老人看了孙子,心里有多大的慰藉啊。 ”  高家的亲属说,前夫死后,高晓凤没了收入,又有两个孩子,生活压力太大,家人商议劝其再婚。   今年年后,高晓凤经人介绍,准备改嫁。   高晓凤将孩子和她的户口迁回了娘家,并声称要让俩孩子跟她的姓。

史达明对此极为不满,于是有了要回孙子抚养权的想法。   矛盾:孙子抚养权的争夺  为了能要回孙子,史达明的亲属说,他们曾咨询过律师,但律师告诉他们,孩子太小,抚养权肯定归母亲。

此后,高晓凤未经商量自行带走了两个孩子,史达明夫妇曾多次前往探望,均遭到高晓凤的拒绝,此事更令史达明不满。   为了两个孙子,双方矛盾开始激化。 双方均承认,史达明曾带着亲属多次到高家闹过,甚至还报过警。

  此事,在高家所在的村庄闹得沸沸扬扬。   为了能调和两家矛盾,双方找了多名中间人出面协调,并于今年3月1日,双方签署了一份协议书。

  高家亲属提供的这份协议书显示,高晓凤、史达明老两口均签字、盖了手印。

  按照协议,高晓凤大儿子的抚养权和监护权归史达明,高晓凤有探望权,赔偿的每月抚养费3978元中,要预留2000元,由高晓凤和史达明的家人设立账户共同管理,其余钱款用于小孩日常花费。   高家、史家以及中间人均告诉上游新闻记者,签字的时候,双方都以为此事就此解决。   然而,协议签署后,高晓凤并没有按照约定将一个孩子送给其爷爷奶奶抚养。   那段时间,史达明几乎天天四处打听,询问能不能想办法要回孙子,亲戚们劝他,他也听不进去。

“把我们气的,还质问他,是不是你看不见你孙子,你都活不成了?他后来跟人说要不来一个孩子,自己也不想活了。

。 ”  为了劝史达明,亲戚们还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希望安排其二儿子赶快结婚等。   “不管。

”史达明拒绝了亲戚们的好意,继续想办法要回孙子。

  由于史达明的妻子不愿接受采访,只有其亲戚表示,事发前,谁也没有预料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极端的地步。

  事发前一晚,该名亲戚还作为长辈打电话劝高晓凤,能不能各退一步,给史达明一个孙子,“她的态度很坚决,说不行协议签是签了,但是现在不愿意了。 ”  高家多名亲属说,事发前,史达明有次曾威胁其家人说,如果不把孙子给他,他就要高晓凤好看。

但所有人都认为,史达明只是说说而已。

  目击者:前公公是带着匕首来的  6月7日上午8时11分,高晓凤挂了打给姨妈的电话后,抱着小儿子出了门。

  此时,高晓凤的母亲已经推着自行车,驮着高晓凤的大儿子走到村口。

  其母亲回忆,在村口,她见到了骑电动摩托车来的史达明,“我跟他打招呼,他也不理我。 ”  据目击者、高家的邻居回忆,史达明骑车走到高晓凤父亲高联省家门口时,她正在晒麦,她跟史达明打招呼,史达明没理会她,见史达明将电动摩托车停在高联省家门口后,她便继续忙着晒麦。   当时,准备出门的高晓凤抱着小儿子正站在家门口。   据这名邻居回忆,她刚准备继续干活儿,便听见高晓凤在喊,她看见史达明在打高晓凤,高晓凤在叫,怀里抱着的孩子也摔在地上,哇哇大哭,“我说,啥事嘛,咋把娃摔了。

”  这名邻居跑去抱孩子,看见高晓凤白色的裙子渗出大量红色血液,高晓凤捂着肚子倒在血泊中。   高联省事后告诉其辩护律师,他听到女儿的呼救后,看到史达明在用匕首捅女儿的腹部,至少两刀,他便与史达明扭打了起来。   高联省和目击者均表示,匕首是史达明带来的,比一般的水果刀要长一些。

  听闻女儿在呼救,高联省的妻子也推着车往回跑。

  邻居看见,高联省在夺那把匕首,史达明似乎杀了儿媳后愣在了那里,她在一旁劝“别打了”。 高联省很顺利夺下了匕首,捅了史达明一刀,史达明倒地。   邻居及高联省的妻子说,当时看见高晓凤全身是血,急着救人,高联省也停手,并找人帮忙,拨打了120,并报警。   当日,高晓凤和史达明均死亡,高联省被警方带走。

随后,高联省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罪被警方刑拘。   据知情者透露,进了看守所,高联省还不知其女儿和亲家已经死亡。   争议:故意杀人还是正当防卫  惨剧发生后,史家或者高家所在的村子,村民议论纷纷,唏嘘不已。   村民表示,史达明年轻时受过伤,身体存有轻微残疾,几乎从没跟村里人发生什么矛盾。 史达明性格老实本分,特别看重家庭,尤其是他的大儿子,唯一能说到的缺点是性子急。   对于高联省,村民们认为,高联省的性格有点“软”,史达明曾多次到其家要孙子,在村里闹得沸沸扬扬,“要是性格硬的人,早都打回去了,还是怕惹事。 ”  高联省的代理律师认为,高联省属于正当防卫,不构成故意伤害罪。

史达明用刀捅高联省的女儿应认定为故意杀人。 高联省是在情急之下施救,阻止史达明继续伤害自己的女儿,不存在直接或者间接伤害史达明的故意。

且高联省捅了史达明一刀后,便及时停止了防卫,没有超过限度。 高联省没有故意伤害的主观的直接故意或间接故意以及客观行为。

  但史家的亲戚不认为高联省属于正当防卫,“他是背后捅的刀,伤口特别大,特别深……”  多名史家人表示,由于此案属于刑事案件,他们也无能为力,但相信法律能有个公正的结果。

同时,有史家亲属表示,待刑事判决结束后,对于孙子抚养权的问题,他们还会继续争取,史家离不开这两个孙子。   6月21日,经武功县检察院批准,高联省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批捕。

  武功县警方以案件仍在调查为由,拒绝接受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