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www.cp8017.cc情感文章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回 身受重创沧狼行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19-07-07 编辑 :本站 / 157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咨询 > 正文
TAG:

第一千二百四十七回 身受重创沧狼行最新章节

李沧行的眼中闪出一阵阵兴奋的红色光芒,如同苍狼看到自己猎物时的那种表情,闪烁着一阵阵原始的杀戮的兴奋,他的口中连声暴喝,右手的斩龙刀也是一刀快过一刀,带起烈烈雄风,一道又一道的狼形战气,呼啸而出,不停地向着那道越来越深,越来越大的冰墙上的裂纹斩去。

林瑶仙的额头上,已经是香汗淋漓,沁出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绿豆般大小的汗珠,而她的胸部也在剧烈地起伏着,娇喘微微,本来粉白的脸颊之上,已经是一片红云密布,可以看出,她也已经到了极限,全力地维持着那乌金拂的运转,奈何在内力之上,确实比起李沧行稍差了一些,虽然她也是左手掌心与右手的倚天剑尖上,寒气汹汹,可是仍然无法阻止那道裂纹的扩大。 终于,随着李沧行又是连斩三刀,天狼三迭浪,三道迭加在一起,如怒涛拍岸般的刀气,狠狠地斩上了冰墙之上,那道裂纹终于从冰墙的顶端,贯穿到了墙根的位置,“轰”地一声,冰珠四裂,大块的冰块,向着四面八方飞舞而出,而乌金拂也再没有办法维持住自身的高速旋转,“叭嗒”一声,重重地落到了地上,浑身上下的白气一收,光茫尽散。

林瑶仙闷哼一声,一块硕大的冰块,被天狼战气反推过来,直冲她的身躯撞来,四周到处是横飞的冰块,她避无可避,匆忙之间倚天剑自左而右地一划,一招横断云雾,剑气所指,这块大冰被从中划为两截,去势未减,上面的半截冲着她的面门飞来,而下面的一块,直撞她的前胸。 林瑶仙一扭头,冲着面门而来的那块大冰块,带着呼啸的风声,从她的鼻尖前飞过。 那森冷的寒气,瞬间在她的绝美容颜上凝出了一层淡淡的霜雪,而她满面的汗珠,也被这一下冻成了颗颗冰晶,如串串珍珠。

挂在了冰面之上。 而林瑶仙那高耸的酥胸,却是被下面的半截大冰块狠狠地撞上,她一张嘴,“哇”地一声,喷出了一大口鲜血,身子也飞出去了四五步,重重地摔倒在地,挣扎了两下,却是再也起不来身。 李沧行那高大伟岸的身躯,凌空而起。

闪过了这一下冰墙炸裂时四下横飞的冰块,甚至在空中使出云中漫步的上乘轻功,一步步地踏着那些冰块,如履平地一般,说不出的潇洒与威武,几乎不见他的身形有啥变化,就这么迎风而飘,御风直行,轻飘飘地落到了林瑶仙身前两尺左右的地方。

李沧行的剑眉一皱,斩龙刀本能地向前一指。 直冲林瑶仙倒在地上无法起身的娇躯,冷冷地说道:“林掌门,这下你可输得心服口服?”林瑶仙的眼中尽是怨毒的神色,刚才的那一下。 她的前胸罗衫撕裂,露出了里面所穿的贴身软甲,李沧行本能地扭过了头,可就是刚才的那一眼,他也认出了这套软甲,与曾经林瑶仙亲手为自己编织过的那套。 颜色质地完全一样,就跟当年她曾经为自己做过的那套情侣水筒一样,睹物思人,一针一线尽是这名痴情女子对自己的一片爱意,让李沧行都不免心中感叹不语。

林瑶仙恨恨地说道:“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李沧行,你杀了我吧。 ”李沧行摇了摇头,收起了手中的斩龙刀,幽幽地说道:“这本就不是生死相搏的决斗,林掌门,胜负已分,在下出手若是伤到了你,还请见谅。

”林瑶仙恨恨地扭过了头,一言不发,李沧行上前一步,向着林瑶仙伸出了手:“如蒙不弃,先起来吧,有什么事情等打完了之后,我再向你解释,赔。 。

。

。

”林瑶仙突然眼中闪过一道神光,本来黑白分明的两眼之中,变得一片雪白,李沧行见到了她的这副模样,不由得一愣,林瑶仙突然娇叱一声,身形从地上瞬间弹起,不知何时,她的手中居然多出了一柄精光闪闪的短刺,速度更是快过了闪电,李沧行还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只觉得左肩一痛,转而后肩胛骨处一凉,这柄短刺,居然生生地穿肩而过,把李沧行刺了个透肩凉。

李沧行尽管前面与林瑶仙有过秘密的协议,答应过要暂败在她的手上,却没有料到林瑶仙的出手如此狠辣,这一下的突刺,更是让他反应不及,身形暴退之时,内力只感觉飞速地从体内流逝,人也变得晕厥起来。

林瑶仙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神色,转瞬即没,她直接弃了那枚冰刺,双掌一错,作爪状,左右齐出,狠狠地击在李沧行胸腹之间的肋骨末端,李沧行只感觉到自已的胸部被万斤巨锤所击中,一张嘴,“哇”地一口鲜血喷出,人也生生地给击出了七八丈外,摔倒在了地面之上,却是再也爬不起来了。

这一下的变化实在是太突然,武功高绝如李沧行都没有作出反应,更不用说旁观的各路高手,本以为林瑶仙已经落败,却不料她居然还有余力作出如此漂亮的反击,看似天神下凡,不可战胜的李沧行,竟然在一瞬间就遭遇了这般惨重的攻击,顿时间胜负易位,让人根本来不及回想这中间的奥秘。 林瑶仙一刺两爪打倒了李沧行之后,得意地仰天大笑起来,两只眼角处,清泪纵流,多年的爱恨纠结,在这一下得到了彻底的释放,笑声回落在这山寨的墙垣寨楼之间,惊得山中的鸟兽纷纷暴走,一时间山谷间鸟鸣猿啼不断,煞是惊人。 李沧行强忍着胸口的剧痛,右手一拔肩头的短刺,刺出血涌,喷泉一般地飚出,让他一阵头晕目眩,他连点自己肩头的几处穴道,就在半昏半醒之间,沭兰湘和屈彩凤双双飞至,一左一右地蹲在了他的身边,哭喊着把他扶起,沐兰湘的素手紧紧地压住李沧行的肩部伤势,一边从怀中掏出药瓶,向伤处撒着药粉,一边关切地问道:“大师兄,你,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要挺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