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www.cp8017.cc情感文章

第三百四十一章:身处黑暗,心向光明! 感受 近义词

发布时间:2019-06-10 编辑 :本站 / 176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咨询 > 正文
TAG:

第三百四十一章:身处黑暗,心向光明! 感受 近义词

“这难道是?”突然,嬴稷就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 表面上虽不动声色,但是心中却是已经吃惊至极。

“难道这是始祖剑的剑灵吗?”一个诡异而又异常实际的想法,突然浮现在了嬴稷脑海当中。 嬴稷自始至终都知道一个现象,那就是万物皆可通灵。 丹药有丹灵,药材有药灵,武器有器灵。

而武器一旦达到灵器程度,不仅自身等级跨越,威力倍增,而且能够诞生出较为微弱的意识和初级的智慧,也可称为通灵。 就如同卫庄的鲨齿、张良的灵虚、颜路的含光、章邯的纯钧、晓梦的秋骊一样。

这些武器其实都已经是达到了初级通灵的灵器程度,已然不是凡兵。

而是已经诞生出了微弱意识和初级智慧的灵器。 而想要口吐人言,和主人进行无障碍沟通,则是需要达到道器级别,拥有道韵的程度。

而无论是始祖剑还是永恒帝戟,二者都是主神器级别的存在,哪怕如今受到封印禁制加身,可却依然掩盖不了其主神器的特性。

口吐人言,传音入密,无障碍沟通,等等等等神奇的手段已经是轻而易举了。

……“年轻人,虽然吾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办法将吾从虚无空间当中放出并得到吾,还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强迫吾信仰于你。

”“可是,吾有吾之骄傲,在你没有达到真正让吾满意的状态前,吾虽会予你使用,但却不会奉你为主。 ”“毕竟,你比起蚩尤大人来讲,还是差了太多太多,差到了根本无法用努力去弥补的地步。

”“也只有像蚩尤大人那样的绝世强者和盖世英豪,才配做吾真正的主人。 ”正当嬴稷刚刚有所推测时,那道空灵的女生声再次出现在了嬴稷的脑海中。

不过此时,在确认了心中想法之后,嬴稷却也不负刚刚的敬畏好奇心态,反而是不屑之极。 “哼,蚩尤?”“不过一介莽夫尔!”言语之中,鄙视与不屑感觉传来,直接就让始祖剑灵给炸毛了。

“住口,无知蝼蚁,不许你这样说蚩尤大人!”“蚩尤大人是安邑部族真正的战神,也是真正的始祖剑主,更是敢和天帝伏羲直接争锋的绝世存在。

”“虽然后来战败被杀,但是魔神之威却依旧威慑九天,震慑万物。 ”“带领神州勇士与天庭对抗,一身胆气直冲云霄,岂是你这样一个刚刚踏入超凡的小小蝼蚁可以诋毁轻侮的?”“莽夫?”“蚩尤大人可不是。

”哪怕是存在了多长岁月,凶威赫赫,令神魔仙人都感到忌惮的始祖剑,此时也是压抑不住心中火气了,直接出言反驳道。

听到始祖剑灵的反驳,嬴稷却是心中一喜。 来的正好,不怕你说话,就怕你不说话。

“怎么不是莽夫了?”“朕承认,蚩尤一统神州十六部,将分裂大地归为一块,让大地战乱消失,百姓安心生活,众生走向和平,乃是无上之功德,足以名垂青史,光耀万股。

”“可是……”听到嬴稷说到前面,始祖剑灵还是很满意的,毕竟对方能够对自己的第一任主人有着如此称颂,这也是一种尊重。 可是一个但是,画风却是突然一转。 “但是,蚩尤一统神州大地,统一百族之后,却是突然变得狂妄自大,以为收服龙渊部族,打造神器之后就可以与天庭争锋,召集神州勇士反抗天庭,欲要击败伏羲,登临天帝宝座,触犯天条,违反天规戒律。 ”“再起兵戈,重燃战火,致使黎明苍生生灵涂炭,万物泣血,一副好牌被他给打得稀烂,这不是蠢是什么?这不是莽夫又是什么?”嬴稷也是不甘示弱,直接用自己的一番分析回击始祖剑灵。

“无知的蝼蚁,你还是不知道,那些往日里高高在上的神明仙魔背后究竟是一副怎样丑陋的嘴脸?”“天规戒律,那是约束没有后台的万物众生和低级仙神的。 ”“对于那些真正的上古仙神来说,天规戒律在他们眼中只不过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废物条约罢了。 ”“想要还苍生一个公道,想要让天平真正的平衡,就只有将那个腐朽的天庭推翻,将那位高高在上的存在击败囚禁,重定天规戒律,制定一个真正公正有序的秩序。 ”在跟随蚩尤南征北战的上千年中,始祖剑灵很显然也是深受蚩尤思想影响。 可是继承了蚩尤思想的始祖剑灵的一番反驳却是让嬴稷冷笑不已。

“不不不,你还是不清楚朕的真正意思是什么。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无论在哪里,都必须要有着成文的规定存在。

”“就算那些秩序有什么样的不公,有什么样的不平,可是它终究是秩序,存在即是合理。

”“天规戒律就算不公,可是在这相对不公的天规戒律下,万物众生却是相对和平,就算偶有战端也是波及不大。

”“蚩尤理念就算高尚先进,可是在实行过程中,却导致战火重燃,民不聊生。

”“最后更是导致足灭人亡,神州浩土由统一再度陷入分裂,哀鸿遍野,苍生涂炭,就连为其立下无数功勋的龙渊部族也是被屠戮一空。

”“二者对比之下,岂不笑哉人焉?”“而且退一万步来讲,天规戒律的制定者是谁,正如你所说,乃是那些亘古不灭的上古仙神,天规戒律代表的也是世间最为强大一批存在的利益。 ”“和这些人作对,那不是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吗?”“如若蚩尤真的是聪明人,那他就应该积蓄力量,惨淡经营,寻觅时机再挥戈一击,而不是这样大摇大摆的拉起造反大旗。

”“这,也是朕说蚩尤是莽夫的地方。

”听到嬴稷的话,始祖剑灵虽然感到一阵不服气。

可是仔细想想,始祖剑灵却是发现,事实好像真的如这个无知的年轻人所说的一样。 “难道……难道这个蝼蚁说的都是真的吗?”此时,始祖剑灵依旧不愿意相信嬴稷或者说是不愿意认同嬴稷的理论。 可是嬴稷却不会因为对方的不相信和怀疑而停止,而是继续自己的洗脑方法。 “也许之前的蚩尤的确是一代英明神武的君王,可是人终究会变的,哪怕是蚩尤也逃不过啊……”“朕的想法和你所崇拜的蚩尤根本不一样。

”“因为朕明白一个道理,世间永远也不可能有真正的公平秩序存在,永远都会有着凌驾于一切之上的存在,也只有这些存在,还是真正决定命运和未来的人。 ”“而朕,就是其中之一。 ”“朕想要做的也和蚩尤不同,蚩尤想要的是让光明消灭黑暗,世间一切都呈现在光明的照耀之下。 ”而朕想要做的,却只是让光明压制黑暗,让光明始终都占据在重头一方,没有想过要去消灭所有的黑暗,因为根本没有人能够做到。

”“世间,有光明就有黑暗啊……”说到最后,嬴稷竟然是发出了一声感叹,这也是嬴稷在历经无数风浪后总结而出的宝贵经验。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话,专权帝制制度下的嬴稷也是少量黑暗的既得利益者,嬴稷又怎么可能做出自己推翻自己的蠢事来。

此时,嬴稷心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自己无论再怎么变,可是也一定要坚守住心中的那份坚持。

愿历经千番,归来是仍是少年。

愿身处黑暗,但却心向光明。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手机请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