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文章

www.cp8017.cc情感文章

原创小说《煤老板,容你宁死疯狂》在舞文弄墨连载,欢迎老乡们前来支持!

发布时间:2019-07-10 编辑 :本站 / 23次点击
您现在的位置:情感文章 > 情感咨询 > 正文
TAG:

原创小说《煤老板,容你宁死疯狂》在舞文弄墨连载,欢迎老乡们前来支持!

  山对北方人的意义和水对南方人的意义是相同的,我懂事以来,就一直这么认为。 说起来有点可笑,因为在严格意义上说,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是属于北方人还是南方人,不过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可恶的阿诚,不对,也不能怪阿诚,他也是受害者,真正的罪魁祸首应该是我可恶的爷爷奶奶。

  阿诚是我爸,但是我不喜欢叫他爸,我喜欢叫他阿诚,因为阿诚叫着舒服,这个称呼会让我感觉我和阿诚是平等的,相信每一个如我般轻狂的少年都渴望追求这种平等。   每次和阿诚讨论关于地域问题的时候,我都会问阿诚,“你会想你的老爸老妈吗?”  阿诚总会苦笑,回答我,“我见都没见过,去哪想。

”  然后,我会接着问他,“你既然不想,那你是在恨你的老爸老妈吗?”  阿诚还是苦笑,说:“不恨,干嘛要恨,人活着不容易,谁都会有苦衷的时候。 ”  那时候,我很佩服阿诚,他能做到不爱不恨,在我的思维观念里,能做到不爱不恨的只有圣人,比如说孔子,老子,还有那么多不知道什么子,可是阿诚竟然能做到不爱不恨,我想我应该叫他诚子了。   阿诚对父爱母爱应该是没有概念的,不过,他对他哥的爱能完全代替父爱母爱。 阿诚的哥哥就是我的伯父,我没有见过我的伯父,可是阿诚说我见过,他说伯父很疼我,抱着我的时候总舍不得松手。 可能吧,我真的见过我伯父,只不过那时候我连穿开裆裤的年纪都没到。   阿诚很喜欢给我讲故事,尤其喜欢给我讲他哥,我伯父的故事。 他讲故事的时候像个小孩,看起来比我还小,他会讲故事讲到哈哈大笑,笑得流哈喇子,他会讲故事的时候讲到哇哇大哭,哭得流哈喇子。

每次听他讲故事的结果都是,我全身上下除了他的唾沫星子,就是他的哈喇子。

  阿诚讲故事没有节奏,他会想到什么讲什么,并且是一遍又一遍的讲,翻来覆去的讲,他从我没有独立思维能力就开始讲,讲到我有独立思维能力,准备成家立业的时候还在讲,讲的我耳朵都生茧了。 可能那些故事对他来说真的有很不寻常的意义,或者说,他哥我伯父对他有很不寻常的意义。

  至今,我不知道听阿诚讲过多少遍那些陈年往事,所以我完全能够将他的故事倒背如流。

说实话,我听那些故事会累但不会烦,阿诚再怎么讲,我都不会烦,因为那些关于伯父的故事,关于煤炭的故事,关于“黑金”的故事能让我更深刻的了解我的伯父。 我只见过我伯父的照片,但是我印象很深,阿诚的故事让我感觉印象更深,我会凭阿诚的故事去想象我的伯父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我甚至会努力在脑海还原那些故事场面。   我有很强烈的英雄崇拜,这一点我深信不疑,而我崇拜的英雄就是故事里的安伯,不过我的崇拜情结似乎没有得到别人的认可,大概是因为安伯做出过很多常人永远无法认可的事情。 可是那又如何?为什么要用应该和不应该去界定某些行为的对错?我个人认为这才是真正的肤浅,举个最简单的例子,人迟早要死,那么他是不是就不应该活着呢?所以没有什么事情是应该做的,也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应该做的,对得起良心二字足以。

  当然,这纯属个人观点。

  书归正传,我生活的年代,煤老板光华褪去,煤炭产业萎靡不振,当年如日中天的黑金只不过是平平无奇的黑石头,它的存在稀疏平常,就像我抬头看到的山峦那样平常。 可是阿诚说,煤炭的意义远不止此,至少对于他,对于他哥,对于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意义非比寻常。

  我不理解那些意义,可是我能理解我伯父。 好吧,现在我就把我伯父和那些关于“黑金”的故事告诉大家。

    欢迎点击,欢迎意见!!!。